当前位置:主页 > 散文 > 精美散文 >

闲暇时期来钓鱼长夜听雪心已足

2018-05-11 17:39 | 来源: 散文吧|

  我喜欢钓鱼,钓鱼的历史可追溯到少年时期,那时候常在礼拜天和几个小伙伴,扛着竹竿去附近乡村钓鱼,每次都有或多或少的收获,钓鱼的兴趣到了极其浓厚的地步,跨进青年和中年,无暇顾及钓鱼,工作学习,结婚生子,养家糊口,几十年没碰过鱼竿,一心忙于挣钱,稀里糊塗的就老了。

  年老了,生活的担子放下了,有了心情,有了时间,隔三差五去钓鱼,开始在市郊小塘小沟里钓,把大鱼的孙儿们钓上来,十几条鱼摞在起,也只有三四两重,想想又放回水里,这些小生命需要长大,还不到放在餐桌上供享受的时候。

  后来在大塘钓,钓上来的鱼按斤数付钱,这些傻头傻脑的鱼,勾子放到水里,浮子就飘上来,不是吹牛皮,一天下散文来,二百多斤鱼好钓,这些鱼是人工伺养的,塘老板低价买来,放在塘里打着垂钓中心的牌子,招揽客人,钓上来的鱼高价出售,其味不鲜,肉质粗糙,还有土腥味,我钓过一回,以后就再也不到垂钓中心钓鱼。

  想钓鱼的时候,开着小车在乡村路上瞎转,有时把车停在路边,沿着田埂小路,找水质好的鱼塘,而常常落空,家鱼塘禁止垂钓,花钱再多也不让钓,因为塘里养殖螃蟹,螃蟹比鱼贵。

  功夫不负有心人,我终于找到满意的大水塘,水质清透,可看见岸边小鱼小吓的游姿,塘面没有水生植物,干干净净似一块镜面,据老板娘讲,这水塘通河道,水通过闸口可进可出,雨季水满而流出,夏季水少而流入,塘里的鱼是从外地买来的鱼散文苗,先在鱼苗塘养成两把重,再放进这大塘供人垂钓。

  老板娘是一位三十出头的妇女,鸭蛋脸很中看,拖着一条马尾辫,一身装扮和城里的少妇没两样,只是皮肤和脸略黑,手粗糙,身材偏瘦,一看就知道这少妇,干事是里外一把手,在她的劝说下,安心的坐在大石块上钓鱼。

  梦中,我骑车来到老家村东的那条圩埂,放眼南望,圩心的苏家小庄被稻田环抱着,稻田划成规规矩矩的方块,白茫茫的水一片一片,包围着那爿宁静的小村落,村庄之小足为奇闻:三户人家。

  顺着圩埂一溜缓坡下行,坡上遇到了宁,我们点头示意,多年不见,寒暄之下,仿佛又回到多年以前。

  我无语,过了一会儿,我含糊的回答,散文“那件事我做的很合适,多或少都不能让它更好了,”宁一脸困惑,我又说,“譬如,一个冬夜,我躺在床上,期盼着下雪,一场大雪,胡思乱想一阵,耳边传来了窸窸窣窣的声音,雪子儿打在竹叶上,枯枝上还有隔壁猪舍的屋瓦上......声音高高低低,软软硬硬,心想会是一场大雪,然后又窝到被笼里,畅想着关于雪的美梦,忽然,屋外安静下来,但并不寂静:遥远的夜空传来声声轻缓的叹息,尖着的脚步落进松软的尘埃引起微微地颤动,密布花粉的蜂翼慢慢悠悠地飞舞,我知道下鹅毛片儿了,”——家乡管雪花叫鹅毛片儿。

  果然是一场大雪,长夜听雪我心已足。

  “那件事我做的很合适,多或少都不能让它更好了”,我对宁说,又仿佛对自己而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