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主页 > 散文 > 写景散文 >

银杏树也开花、殉情谷又叫“云杉坪”

2018-05-12 15:37 | 来源: 散文吧|

  春天来了,银杏树的枝干上长出来许多许多的小叶子,春风吹来,那一片片嫩绿欲滴的小叶,就好象无数双婴儿的小手,迎着阳光挥摆着,舞动着,十分的可爱,十分的好看。

  天气慢慢变暖,小树叶开始慢慢长大,一片片嫩绿的树叶也开始浙浙变深,当夏天来临的时候,那浙浙变深的绿叶,己经长得十分的茂盛,它紧紧地包裹着整个树干,远远望去那一棵棵长满绿叶的银杏树,就仿佛一顶顶高大的微微撑起的綠伞,它为晨练的老人挡雨,给过往的行人遮荫,然而却很少有人为它点赞。

  银杏树也开花,它的花是浅黄色成串状的,它不香也不鲜艳,这让人想到谦谦君子,它的果可食用也可入药,它的叶同样也是贵重的药材,但是它们同样是平平淡淡,从不显山露水。

  秋天到了,银杏树变成一片金色,这满树的黄金叶仿佛给树干披上了金甲,这时,爱好摄影的来了,他们从各个角度捕捉着创意灵感,那满身尽披黄金甲的银杏树,总是不卑不亢,散文不倚不依,谈定自如,它为爱拍人物写真的留下几分庄重,给喜拍写生风景的添上几抹金灿。

  深秋,银杏树抖落满身金叶,给大地铺上一层厚厚的的金毯,来到那里的游客,就好象步入一个金色的梦幻般的童话世界,他们在那里陶醉,在那里徜徉,畅想,久久不忍离开。

  冬天到了,银杏树落尽了最后一片树叶,摄影的早就离开,游客们也步履不再,昔日的繁华,现在变得分外的冷请,那繁叶落尽光秃秃的的银杏树,在冬日惨谈的阳光照射下,变得格外的孤独与寂然,然而,那银杏树照样孤傲地挺立着,没有后悔,没有忧伤,就好比无数位完成使命的老者,他们顶着凛冽的寒风,仿佛在低声吟唱,冬天到了,可我的心依然是明媚的春天。

  此殉情谷非金庸笔下的绝情谷,但都芳草鲜美,树木葱茏,静谧如世外桃源。

  这里其实是一片高山草甸,三面被原始森林环绕,正面是神圣的玉龙雪山,如果是夏天来这里,那景色肯定美极了,草甸厚实如地毯,芳草散文如茵,繁花点点,周边云杉成片,地气升腾,“荡胸生层云”,人就隐在云雾中,恍若仙境,一阵风吹过,又重回人间,天上白云苍狗,远处雪山巍然,耳边小鸟啁啾,空气中弥漫着植物的芬芳,那种景象,想想都陶醉了。

  可惜我来的是冬天,正是玉龙雪山一年中最冷的时候,前几天下了一场雪,树枝上挂着亮晶晶的树挂,草甸上背阴的地方还有薄薄的一层雪,同行的王磊和小孙看到了,兴奋的翻越栏杆,躺在了雪地上,一会两人又打起了雪仗,他们俩一个来自成都,一个来自宁波,都是不太容易见到雪的地方。

  “殉情谷”又叫“云杉坪”,概因这里的树种绝大多数都是云杉,云杉是一种生长在高海拔地区的乔木,最高可达45米,胸径一米左右,置身在这片原始森林里,时时可见横倒的,腐烂的朽木,上面爬满了青黄色的苔藓,春天到来的时候,这些朽木下会长出五颜六色的蘑菇,会有一窝窝的蚂蚁在那里安家,会吸引各种小动物来这里觅食,大散文自然以其自有的方式完成着新陈代谢。

  云杉坪里有一条木制栈道,可以环绕草甸走一圈,走在这条岑寂,奇异的小路上,听着脚下传来木板的吱嘎声,看着那些高大的云杉,我总有些似曾相识的感觉,是的,今年夏天在新疆北部的阿尔泰山脉,在喀斯特湖,也曾经有这么一条林中栈道,只不过那片林中更多的是落叶松,是白桦树,以及冷杉,环绕的也不是高山草甸,而是喀斯特湖,那里的天空同样的湛蓝,那里的空气同样清新,那里同样人迹罕至,保留了大自然最原始的风貌,美丽的地方总是相似的,都能让人身心愉悦,心灵震颤。

  这片宁静的地方并不平静,还曾经上演了一幕幕凄美的爱情故事,这里之所以叫“殉情谷”,其实就是纳西族少男少女们殉情的地方,他们两情相悦,爱如烈火,却因为种种原因无法修成正果,绝望之余,便相约来到这里,弹琴唱歌,互诉衷肠,一番恩爱缠绵,缱绻悱恻后,或在林中自尽,或吞食毒蘑菇而亡,或一同坠落山崖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