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主页 > 诗歌 > 写景诗歌 >

月亮面带微笑游玩篁岭小镇

2018-05-09 17:18 | 来源: 散文吧|

  满月早早地站在天边,周围的景观依旧,在我的眼里看来,仿佛一切都是沉默的,噤声无语的,只有季节的轮子静静地在物的身上无声无痕地碾过,留在人心上的是一种无法读懂极其复杂的辙印。

  虽刚刚进入夜幕,却凉的全身在寒噤中不时地抖动,周身都被冷寒包裹着,诗歌微风一个劲地想往衣服里钻,想用人身的热量暖回那在冷中失去的温度。

  冬天的夜,在乡村里本是静中有寒,雅中有致的,只要你愿意在月下行走,在眼前静卧参差不齐的楼房,被风吹的沙沙作响的乔木树,曲径通幽村里的小路,几点灯火从屋里射出的相映下,便会感受到静谧,幽远和深邃的意境,在用乡村简单的情愫构织那份唯美纯真的生活愿景的同时,旧日里的过往,斑驳的记忆会自然而然地在清浅月夜思绪里自由游弋和蔓延,或忧,或喜,或恋,或苦,无论那一种姿态,都是对生活的沉醉。

  在城里,在人浮灯红,高楼林总的氛围中,月夜没有半丝静感,幸好,还有一块可供人们静心休闲的场地,也是我每天傍晚必去之处,走到樟树傍时,总会驻足仰头,闭着眼晴,深吸一口伴有月辉清幽的空气,然后缩着颈,全力吐出,尽享气中空灵与银梦交织的快感。

  月亮面带微笑,沿着千年行走的小径,慢慢地向上空爬升,不时地娴静地俯瞰着大地,月光清莹,串起细细碎碎隽永脱俗的静寒,为大地披上一件轻薄的纱衣,朦胧中生起一缕幽香,如流水般静泻在我的身上,渐渐溶入心海深处,泛起阵阵涟漪,似有如烟如梦的浪漫,放逐心间的梦,情思如文字的影子,藏有缱绻的缠绵,在时光的罅隙中匍匐游走,迷惘地踏上铺满月光的梦径,找寻梦里曾失去的繁华,从折叠的年轮里拾掇出经年坎坷的章节,凝视自己这四十多年的人生历程,有起有伏,有困有苦,有喜有悲,才让我清醒地认识到,此刻的幸福与安逸是多么地不易。

  篁岭位于江西婺源境内,从岭下往上看,篁岭不过是镶嵌在群山之间的一座小山,平淡且无奇,我们从岭下坐索道,不一会功夫便来到了岭上。

  从位于半山腰的索道口走出,出现眼前的竟然是一条十分宽阔的泥石路,这路的一边是高高的山峰,另一边则是深深的峡谷,而路口的一侧,高高地矗立着十数棵参天大树,树下停放着一辆供旅游的现代老爷车,其间高树蔽日古扑浑然,骄车炫目现代实在,两者相交又恰似古往与现今的猛烈撞击,在这大路上走着,只感觉好象是在进行着一次人生的穿越。

  果不其然,走不多久便看见一座硕大的石牌楼,牌楼上书“天街”两字赫然入目,紧接着一派宏大典型的白墙黛瓦式的徽派建筑群落,在我们的眼前依次展现出来,此刻,刚离开现代城市繁华的我们,就好象真的进入了悠久美丽的近古时代。

  穿过石牌楼,步入“天街”,这是一条狭长又古老的石板小街,街的两侧种有各种花草树木,花锦丛簇彼此缀相为烘托,把整个街面装点得多恣多彩苍翠欲滴,街面狭长,但一间间店铺参差林立,古驿站,古作坊踞于其间,卖吃的,卖用的,酒肆茶楼前后呼应古趣盎然,在这铺与铺之间,偶尔会夹着一条用条石砌出的徒峭小道,这小道的两边是一间间自上而下的房屋的墙面,小道沿着墙面婉延向下直入谷底,偶尔又见另一小道,同样顺着房屋墙面曲折向上没入峰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