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主页 > 随笔 > 情感随笔 >

相遇会在不经意的时候一辈子都不再见

2018-05-25 18:33 | 来源: 散文吧|

  时间快不快我觉得关键是看它处于哪一种状态,譬如对于一个赶飞机的人,要是迟进机场一秒,他定会觉得这一秒很慢很慢,他会为这可能耽误他乘机的一秒而懊恼,而对于一个即将离开人世的人,最后一分钟是谁也无法承受或着根本不可能承受的伤痛,这一分钟如流星一划的飞逝还更多无奈,抓不住更看不清,就这一分钟,我默然的移进了教室,站上讲台,我鼓足勇气看同学们一眼,涌入眼眸的是一张张泪水浸透模糊的脸,我必须赶紧发言,为了能控制住这一切,此刻发言也许会比沉默更能锁住泪水,流视一眼我的学生,流视一眼我纯真诚挚的弟弟妹妹,瞬间回视我托举的笔记本,“同学们,这个笔记本是……”就这一分钟,我亲爱的弟弟妹妹没能控制住自己的情绪随笔,忍不住的哭成了一片,哭声就像翻滚的浪潮在击打着我沉重的心,我还有许多话要向他们诉说,我不能哭,我要继续的说下去,可是我突然发现我的喉咙一下子哽咽得说不出话来,无论我怎么努力喉咙并没有给予我哪怕一小丝的同情,泪水像解匝的洪水翻滚而下,这一分钟我们没能抓住更没能看清,一切都逝得太快也来得太快,除了抓不住看不清,这一分钟也没能诠释离别的无奈和眷恋,也许根本就不可能诠释,人世间最大的痛楚也许就莫过于这即将别离的一瞬吧,一幕幕错乱与不和谐的,无奈与绝望的交织聚压。

  尽管有时闹起来又太讨厌,但难说再见也许就是不再见,一生一辈子都不再见,如若再见,会在哪里,能否说出我的名字,他说一切都会改变。

  随笔偶尔看着那些铭刻了不舍和眷恋的礼物,打开那些纯真诚挚的青涩文字,我还会默默的红着脸,或多或少,或外现或内隐而已。

  钱钟书在谈到幽默时曾说过这样一句话:“一个真有幽默的人,别有会心……替沉闷的人生透一口气,也许要在几百年后,几万里外,才有另一个人和他隔着时间空间的河岸莫逆于心,相视而笑,”山水沉静亿万年,在这一刻,我们这些自然的儿女仿佛是穿越了世事膈膜的时空与它遇合,一下回到生命的源头,生存的沉重哗然而解,思绪的轻灵而飘渺的游丝终于寻到了驻足之处,我仿佛看见了山的微笑,原来相遇会是在这样不经意的时候莫逆于心。

  “留心街中这个人,带笑一双眼,那样诚恳,迎面的走过,对着我一笑……”这句歌是朋友随笔用磁性的中音,正宗的,柔柔的粤语唱给我听的,那样的一种亲切淡然的旋律,如珠似玉般敲入心灵,当听这一句时,她的阳光般的明澈的眼眸轻轻地落在我心上,在那一刻,情分和关爱油然荡漾全身,温暖的欣喜通贯于身体,让人沉沉欲醉,禅家讲究开悟,我想那应该也是一种与智慧之光倏然邂逅,继而通贯全身的快意感觉吧,就这样与另一颗心温暖的邂逅于云淡风轻之间,却成为我惊心动魄的永恒纪念。

  人的生命短暂而急促,在我们匆匆走过的一生里,充满着无数的风景与人,物,然而真正让我们油然而生动起来的又能有几回呢,而生命往往又充满了变数,我们不经意的一次行程可能就会带来一场绝美的邂逅——碰到了相契相知的情抑或偶遇了写入心间的景。